且问来者.

“幸得舟楫迟,得尽所历妙。”

这里问津/凉迟

目前是被作业压垮的失踪人士
高三没办法产粮抱歉
我去另一片地方拼命一年 然后回来
去留随意


吱枝小朋友是我的@吱枝


头像来自 三右@Sakyo

兴高采烈】我可以R17了
这一年来零零散散写了点东西
获得了一些人的青睐
遇见了很多很多很棒的人
真的超级开心qvq

然后就是我要高三啦
有了想追逐的人和向往的地方
会停笔x
要在另一个地方拼命一年
然后回来

很高兴认识你们
去留随意 
江湖缘见
比心心♡⃛◟( ˊ̱˂˃ˋ̱ )

【野渡无人舟自横|X15h】往今

*@也 

*引自原文

*甜的


  
  在这普通的一天,骆一锅普通的上蹿下跳,普普通通地找着被骆闻舟藏起来的猫粮。费总正巧也没什么事干,就干看着上蹿下跳的一锅,不紧不慢地跟着,看样子是琢磨着如何趁机蹭口酒喝。骆一锅的尾巴扬得高高的,时不时划个圈,仿佛也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费一锅身后一同晃晃悠悠。
  
  
  “啪——”一锅大爷身经百战依旧逃不过马失前蹄的命运,终究又闯祸了,柜顶上的东西扛不住十五公斤的推力,一股脑砸下来。可能是太久无人问津,顺带着升起一股子灰尘。费渡躲过了天降之物却没能躲过扬起来的灰尘,整个人都有些灰头土脸,骆一锅也是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费渡眼角微微抽了抽,...

全国卷Ⅰ
舟渡
如果题目不是太难为人的话

【舟渡】未知

#高考应援#
  
  
  
  
  初夏六月,晓光总是降临得很早。这个时候总有些不知名的东西在空气中酝酿,未知的焦躁,纷纷扰扰的愁绪通通咕嘟咕嘟往外冒,有的成功抵达水面溅出水花,放出酸甜苦辣各式气体,有的兜兜转转沉进深处,只能在多年后午夜梦回时偶然相遇。而这一切都将在一周后一扫而空,同时又新的东西往上攀附,代代如此,年年如一。
  
  
  
  
  
  Ⅰ
 
   
  骆闻舟骑着二八晃晃悠悠行驶在路上,这时候他还是个勤勤勉勉的小警察,穷得稀疏平常,自然没钱买车。正驶过一家中学大门——他避之不及的,某个小兔崽子所在的高中。骆闻舟一抬头,校门前火红的横幅上面一行大白字“上可蟾宫折桂,下得金榜题名”。想来是学...

【舟渡|活动】野渡无人舟自横|端午活动一宣

打卡√
突然变成2000+那我得开始摸了QAQ

也:

|首先这件事情不是来玩的(๑•́ωก̀๑)


这是一个由|哔—舟渡产粮群541708951|发出的一个活动邀请。所有可以拿来搞舟渡活动的日子都是好日子,端午节也不例外,但是除了群内参加的成员,我们希望会有更多的太太们【不管是写手还是画手】来一起完成这个活动。


如果在人数范围之内我们一般会选择照单全收,除了某些特别原因。但是如果参加的人数超过既定人数那么就只能择优而取,【感觉其实根本不会有太多人】择优是相对而言,每个人写得画的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所以真的不来参加一下吗(๑•́ωก̀๑)


活动标题——野渡无人舟...

【舟渡】幸

  
  
  
  
  
  费渡和骆闻舟在一起十年了。
  
  时光踱着步子大摇大摆走过。悄无声息,费渡从一颗向四面八方无差别放送光芒的钻石磨成了内里自带光华流转的暖玉。而某位骆大爷则是钻石暖玉照单全收,身体力行诠释什么叫老当益壮。
  
  
 
  
  
  天气冷了,街上却是一年一度的火热起来。满街的红色元素,遍地都是火红的爱心,更别说供不应求的玫瑰花。然而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人民警察还是要苦哈哈的接着上班,郎乔的骂骂咧咧从一周前持续到今天,然而她只能望着满街的玫瑰花兴叹。
  
  “别跟个鹌鹑似的,多大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二十多岁小姑娘?”骆闻舟实在看不过眼。
  
  “我感觉在收到领导当胸一剑后腹部又被...

【舟渡】与归(下)

#百fo点梗产物#
#ooc歉#

  
  
  
  费渡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香气,带着最世俗的美好瞬间填了整个胸膛。
  
  他轻轻放下包,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围着围裙的高大身影,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骆闻舟感觉有条美人蛇缓缓的缠了上来,还慵懒的吐着信子。耳边浅浅的带着温度的呼吸声让这个意志不太坚定的人瞬间绷紧了身子。
  
  “师兄——”费渡不怀好意的抚上骆闻舟的腹肌,冰凉的指腹慢慢划过烫的小腹上,一圈没勾到尾又缓缓停下。骆闻舟很没出息的颤了一下,想回头教训一下这个随便撩的小兔崽子,无奈手里一把锅铲耽误了时机。等骆闻舟放好锅铲时,费·小兔崽子·渡

五一快乐R

一万字的车,历经三十八个小时,辗转九个省市,终于在我这里落定了。

第一棒 @Alohay枝止  studying
第二棒 @顾寐
第三棒 @桂花糕
第四棒 @黄廷
第五棒 @秦沐白
第六棒 @狗尾续貂
第七棒 @君莫笑
第八棒 @也
第九棒@原po

大家都超级棒啊!真的辛苦了!

欢迎来到驾校——哔——舟渡产粮场/划掉
门牌号541708951

文走评论区外链

【舟渡】与归(上)

#百fo点梗产物#
  

  
  骆闻舟鼻翼抽了抽,感觉鼻腔里难受极了,意识却混混沌沌的回不了笼。
  
  他多年来的危机意识让他感觉糟透了,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
  
  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不安分的眼睛。朦朦胧胧中有句什么话传过来,没能越过漫长的听觉神经就戛然而止。
  
  只有寥寥几缕木香,顽固的往人心里钻。
  
  啧,小兔崽子,照样学样,没点新意。
  
  就是心软软的塌了一块,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久前的费渡正认认真真上着班。坐在办公桌前的他,微微上翘的桃花眼隐在金属框平光眼镜后面,浏览着手里黑色的文件夹,一副精英范儿。
  
  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给暗色调的办公室渡上...

  
  
  
  
  费渡小时候看到的世界,是黑色的。他曾经拼命的向外望——他隐隐约约知道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可极目所见仍旧是那片黑色。
  
  
  黑色是一种很神奇的色调,它不分深浅,无论状态,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一个样子,带着能吞噬一切的姿态,轻而易举占领了小小少年的整个世界。
  
  
  它有如实质,总是不轻不重的压在少年心头,无时无刻不彰显着它的存在感。可当费渡用力挥动手臂想要驱散它的时候——那时候的费渡总是不吝啬每一分力气——总是软绵绵的没地着力,连一丝风声都带不起来。
  
  
  黑色总是浓稠得化不开,仿佛黏糊糊的污泥堵在视觉神经上。小小的费渡曾经无数次拼命揉眼睛,期待在下一次睁眼时看到一...

© 且问来者. | Powered by LOFTER